媒體看板

【2018-07-17】聯合報-願景回響/長壽台灣 是幸福 也是挑戰

發佈日期:2018/07/17 來源:基金會管理者 |


【楊志良/前衛生署長、台灣高齡化政策暨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】

台灣邁入高齡社會,構建長期照顧網,是刻不容緩的議題。 圖/聯合報系資料照片

成功常是挑戰的開始,若未能及時因應挑戰,就會成為失敗的開端。

從個人及家庭而言,台灣人在某些方面很幸福,但這些幸福也造成很多的挑戰。首先,由於公共衛生及健保的成功,台灣人從來沒有這麼長壽及健康。

人口越長壽,老年人口越多,社會的挑戰就越多。因應不及,台灣版的「楢山節考」情節,就會不斷上演(將七十歲以上老人棄於山上凍死)。台灣近年有紀錄的,照顧者因未獲得適切支持,結束被照顧親人生命的悲劇,至少有五十件,包括夫殺妻、子弒母、兄殺弟、媳殺婆。長期照護至目前為止,可說是「成功是失敗的開始」。

人口老化與少子化是一體的兩面,台灣是世界上生育率最低的國家。已經少生了,虐兒、棄兒卻十分嚴重。登記有案的虐兒事件每年超過一萬件,棄兒每年近五百件。這樣下去,台灣壽命延長、經濟繁榮、自由民主的成功,反會成為失敗的開始。

北歐國家曾經歷少子化,但現在早就恢復平均每對夫婦約生兩個小孩。克服少子化的主因是,他們願負擔高額賦稅(占GDP卅至四十%以上)讓小孩由父母負責養育,轉變為由社會集體養育。因此北歐及西歐將一名小孩養育到廿歲,父母只需花費可支配所得的十%左右,而台灣則要六十六%。台灣已成為四不一沒有(不婚、不育、不養、不活,年輕人沒有前景)的國家。

難道台灣就沒有願景了嗎?早在二千五百年前,〈禮運大同篇〉就描述了社會應有的願景:「人不獨親其親,不獨子其子,使老有所終,壯有所用,幼有所長,鰥寡孤獨廢疾者,皆有所養。」不少北歐國家不早就做到了?

台灣因為大家不信任政府,不樂意交稅,稅賦只占GDP十二%,為現代民主國家中最低者,政府能提供服務的能力有限,從公立托兒所、幼兒園少得可憐,及長照2.0已成芭樂票就可知。因此民間社區團體「自救」是最好的方法。

本人曾建議台灣女性一生服務社會一年,協助照顧小孩及失能長者,馬上被酸民圍剿,認為是歧視女性。然而男性已服了七十年的義務役、社會役,難道不是歧視男性?全世界幾乎所有的國家,服兵役的多是男性,幼稚園、托兒所照顧員則以女性為主,這是性別分工。既然無法建立制度性的機制相互幫忙,家庭又漸失功能,那只好由互動較多的團體建立相互扶持的機制。

弘道基金會、老五老基金會、高發會等等民間組織,提供了長者的「社會連結」,目前更組織全民造福(照服)時間銀行聯盟,參加聯盟團體各自徵求內部會員或員工,經過一致的訓練及認證,提供團體內需要照顧者各項服務(可以是失能的長照,也可以僅是陪伴,或是對孩童的照顧),計算點數加以紀錄,當自己需要時優先提領。

自助助人,就類同捐血後可優先接受輸血,但不必一對一對價,先在團體內辦理,因平日互動頻繁互信度較高,容易形成互助團體,未來再以跨團體為目標,創造沒有孤獨也沒有棄老、虐老、棄兒、虐兒的祥和社會。

來源:https://udn.com/news/story/11321/3256403